淒涼以去的繆斯女神
淒涼以去的繆斯女神
──a sad,lonely farewell to a toast of the Twenties(---the Evening Standard---)
南希·邱納德(Nancy Cunard )在中文世界是一陌生的名字。
但她在西方正如詩人聶魯達 (Pablo Neruda) 所言:
「是一勇敢而又動人心弦的唐吉訶德式人物,是我認識的人中最令人矚目的人物之一。」
這位赫胥黎、喬伊斯、阿拉貢、龐德、海明威等人眼中的繆斯女神出身倫敦上層社會,
上世紀20年代經巴黎現代文藝思潮薰陶,在詩作、出版、時尚等方面都作出引導時代的貢獻。
1928年她結識一位美籍黑人爵士樂師Henry Crowder急遽改變了自己的人生。
美國黑人所遭受的暴力、私刑、隔離等不公不義漸漸在她內心燃起悲憤之火。
與黑人同居是她母親絕對不能接受的:「I should never speak to her again.」她強烈的回應:「I trust we shall never meet again.」
此事騰之報端後英國輿論大嘩,身為倫敦社交貴婦的她母親使出殺手?──剝奪了南希的繼承權。1930年聖誕節前所有英國貴族都收到一份特殊的禮物:一本題為《黑人與白貴婦(Black Man and White Ladyship)》的紅色小冊子。她以辛辣的文字給她母親及英國社會來了一記當頭棒喝:
「您這位白人夫人,或者更確切的說是您的那些人,萬一被更強大的部落綁架、毆打並戴上鎖鏈,然後運到遠離英國的地方,把你們賣作奴隸,把你們當作人類醜惡的可笑標本展示出來,強迫你們在皮鞭抽打和食物供應很差的條件下幹活,那麼,如何維持你們的種族呢?黑人們受過這類粗暴和殘酷造成的痛苦,而且比這更甚。然而,在經受了多少世紀的苦難之後,他們現在已成為最出色、最高雅的體魄強健的人,還創造了一種較之其他任何音樂更普及的新音樂。你們──跟您一樣的白人們──能否從這樣不公正的境遇中取勝呢?如此說來,哪一種人更優秀呢?」
1931年美國阿拉巴馬州九名黑人少年被誣控在一輛火車上強姦二名白人婦女。在被害人證詞矛盾,醫生也鑑定未有強姦跡象下,除一年僅十三歲者外,其餘八名被告全部被判處死刑。消息傳出,全球輿論為之沸騰。南希特別趕去美國聲援這些種族歧視下的犧牲者,沒想到竟被宣稱:「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賦予他們若干不可讓與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存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they are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者驅逐出境。 
1934年她搜羅編輯了第一部以非裔黑人作品為主的文集:《黑人(Negro: An Anthology)》,對黑人的成就和苦難有廣泛的論述。
30年代中期她又積極投入反法西斯的鬥爭。先是抗議墨索里尼入侵衣索匹亞,後來投入西班牙內戰的救援工作包括物資運送和難民救濟。她筆下難民的悲慘成為英國《衛報》發起救難捐款的有力訴求。在難民營耗盡體力使她健康受損,不得已返回巴黎後仍勉力在街頭為難民募捐。 她當時就往後的世局作了正確的預言:「events in Spain were a prelude to another world war.」二次大戰時她沒日沒夜為戴高樂領導的法國抵抗陣線拼命工作。
晚年的南希一直為身心疾病所苦,貧窮、酗酒、自殘讓她每況愈下。
一九六五年三月在她倒在巴黎街道前幾天還關心的追問老友聶魯達是否將得到諾貝爾文學獎。 聶魯達在回憶錄《回首話滄桑》對「永遠閉上她那雙美麗的天藍色眼睛」的南希有深情的懷念:
「她亡故時體重三十五公斤,只剩下一副骨架子。她的身體在與世界上的不公正進行鬥爭中垮了。除了生活日益孤獨和在無助的情況下死去之外,她沒有得到一絲一毫的報酬。」


 

.
創作者介紹

2406

evkgb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